未昀儿

圣诞(附)

每一次涉及朋友的事情,都让我无数次无比清晰地认识到,我没有一位能真心体谅我的人。就拿这次圣诞为例,我总认为我对他们的爱体现平常的生活,在节日的这一天不应比日常特别些什么(这自然是我的借口)。倘若我把未能精心准备礼物事因告知他们,他们也许能体谅,却在内心渴望或是抱怨些什么。没有一个人,他能真正理解我的感受,当然这是强人所难,毕竟他不是我。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他,那应该是我能共度一生的人。诚然如果遇不到也是大有可能的。


评论